一带一路
当前位置:首页 > 国际交流 > 一带一路
菲律宾官员:中菲正在推进三大铁路项目合作
发布时间: 2019-04-04  来源: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9-04-01     点击量: 189   分享:

“由于外国资金支持的大型项目体量非常大,(菲律宾交通基建计划)对于外国企业而言有较大商业空间。为提升投资者的信心,我们正在采取措施,创造廉洁、和平、有序的投资环境。”

3月20日,菲律宾财政部声明称,中国提供发展援助资金(ODA)的菲律宾基础设施项目取得“重大进展”。菲律宾交通运输部部长亚瑟·杜迦德(Arthur Tugade)近日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,中方与菲律宾正在推进苏比克-克拉克铁路、棉兰老岛铁路以及菲律宾南线铁路三大项目的合作。

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于2017年推出“大建特建”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计划。记者了解到,在交通基础设施方面,杜特尔特政府的目标是,到2022年,将菲律宾现有的77公里铁路延长到1900公里;自他执政以来,已有18个机场项目竣工,26个正在建设或即将完工;为缓解马尼拉市区的交通拥堵,实现首都与周边地区的无缝衔接,菲律宾已开始建设多式联运码头和“陆港”;为促进旅游业,2016年至2018年,建成171个商业和社会旅游港口。

“由于外国资金支持的大型项目体量非常大,(菲律宾交通基建计划)对于外国企业而言有较大商业空间。为提升投资者的信心,我们正在采取措施,创造廉洁、和平、有序的投资环境。” 杜迦德称。

希望得到中国更多信任

问:你认为,“野心勃勃”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对菲律宾的经济将有怎样的拉动?

杜迦德:我们大力发展交通基础设施,是因为菲律宾希望成为一个高速发展的国家。一个国家的经济想要发展,就必须提升连通性和流动性。特别是对菲律宾这样的群岛国家而言,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若没有飞机和船只,如何实现货物点对点的运输?若没有桥和路,如何使人员实现流动?看看中国就知道,基础设施建设对经济有怎样的拉动效应。

正如你所言,我们的基建计划“野心勃勃”,那是因为我们的基础设施建设实际上已经落后了二十年,所以现在需要在有限的时间内迎头赶上。而交通基建包括桥梁、公路、铁路、机场、海运等,所有项目都是要“优先”发展的,因为我们的多个岛屿需要彼此连接,所有项目需要同时展开,不能割裂开来。

问:发展交通基础设施的计划是受到中国的启发吗?菲律宾有足够大的市场来容纳如此多的基建项目吗?

杜迦德:是的,这也是我们今天来中国的原因。中国也有自己的“大建特建”计划,甚至几千年前就有了,那就是“长城”。二十年多前,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就开始发展交通基建,看看今天的道路、地铁,已(与过去)不可同日而语。所以我们今天来,不仅是希望见证你们的成就,更希望中国相关部门和企业能来菲律宾与我们分享经验。我们希望能增强中国政府对我们的信任,继续援助我们的基建项目。

基础设施的建设是不会停止的,因为人口是不断增加的,人们的需求也在不断增长。正如北京已经有了一个大型的国际机场,却还在大兴修建一个新的机场。况且我们已经落后了二十年,所以我们现在的计划,根本不会造成基础设施过剩。

问: 菲律宾发展交通基础设施面临的挑战是什么?

杜迦德:对我们而言,首先要坚持做“正确的事”。其次,我们本应在过去就这样做,但以前(上届政府)并没有这么做,因此困难叠加起来。过去菲律宾人口只有9000万,如今已增至1.04亿,我们的计划刻不容缓。

包括交通基础设施在内,基建计划的总预算是8万亿比索,我们欢迎当地和外国投资者参与。保守估计,除地铁等大型项目之外,90%的投资依靠当地资金,10%采用国外资金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外国资金支持的大型项目体量非常大,对于外国企业而言仍有较大商业空间。为提升投资者的信心,我们正在采取措施,创造廉洁、和平、有序的投资环境。

投资回报率较过去有提升

问:当前中国、日本等国家都对投资菲律宾基建项目很感兴趣。你怎么看待它们各自的优势?菲律宾首条地铁马尼拉地铁为何选择日本援助?

杜迦德:包括很多欧洲国家在内,当前有多个政府对我们的需求感兴趣,这对我们而言是一个很好的局面。它们形成的竞争是非常有建设性的,不同的国家有不同体系,给我们提供了更多选择。

至于如何选择合作伙伴,我可以保证,绝不是通过“丢硬币”来决定给日本还是中国。这都是基于对各国给出的提议的研究,有些项目可能日本提供的条件更好,而另一些项目中国或韩国的方案更优。这都是基于讨论结果,我们要确保“互惠互利”、相互尊重政治主权、透明和负责任的原则。

有很多方法来对项目进行分析。我们不仅分析单个项目,还将其作为一部分,分析其整体效应。例如分析这将如何影响我们的金融稳定,以及我们与其他国家的关系。所以,在决定使用哪个国家的资金时,要考虑所有这些因素。

我们还会考察一个国家可考证的经验。例如,我们的地铁项目是与日本政府合作,日本在地铁技术方面颇具优势,而中国在桥梁、在时速超过300公里的高铁技术方面更有经验。如果未来中国提出的方案更优,当然我们也会考虑。

问:你如何看待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作用?

杜迦德:我们是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积极参与者,事实上,这是建立两国关系的一种非常有创造性和有效的方式。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关乎贸易关系,是在尊重政治主权的原则下开展的,因此我们全力支持。事实上,杜特尔特总统和一些内阁成员将来到这里(参加即将举行的第二届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),体现了他对“一带一路”的承诺和意愿。

菲律宾是一个具有商业潜力的国家,中国企业可把菲律宾看作获得利润或盈利的来源。今天投资菲律宾的回报率较过去大大提升,因为杜特尔特总统憎恶腐败,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。当前腐败已大幅减少,这意味着能够降低投资成本,提升营商环境。我们正在采取措施,简化在菲律宾的业务流程和程序,例如外商投资者拿到许可证的时间已由6个月缩短至一周,营商便利度大幅提升。与去年相比,菲律宾营商环境排名大幅提升。做到这些,就能够更好地保证投资者收回投资。

问:当前,中国与菲律宾的重点交通合作项目进展情况如何?

杜迦德:就交通项目而言,中方已同意与我们提议的三个项目合作,包括苏比克-克拉克铁路项目、棉兰老岛铁路项目以及菲律宾南线铁路项目。我们已签署了合作文件,接下来需要加快推进项目的建设。

目前,苏比克-克拉克铁路项目招标文件正在最后定稿,招标完成之后,项目将于明年第二季度开工建设。预计这条大约75公里的铁路能够在2022年之前完成,我个人希望能在2021年之前完成。棉兰老岛铁路项目全长1500公里,该项目的第一段,即Tagum-Davao-Digos 100公里长的铁路,预计于2022年前完成。至于南线铁路项目,我们已聘请了来自中国的项目管理咨询总顾问,目前我们正在与中国进出口银行洽谈贷款协议。在最终贷款协议签署之前,中方的顾问今年将完成可行性研究和设计,预计我们可以在今年最后一个季度末开始动工。


你知道你的Internet Explorer是过时了吗?

为了得到我们网站最好的体验效果,我们建议您升级到最新版本的Internet Explorer或选择另一个web浏览器.一个列表最流行的web浏览器在下面可以找到.